2014年6月21日星期六

谁把谁真的当真?

不是我不小心,那么多年以后重听,不一样的时段,不一样的我,有着不一样的感觉...

歌词...依然能够句句上口...

痛的...却是不一样的新伤与旧患...

夸张一点...我会形容成它已经是血肉模糊了...

懂我的人其实并没有真正懂我;

不懂我的人继续没有弄懂我。

而我...时而弄懂,时而却不。

原来...自己其实早已糊涂了。

是真的糊涂了,还是允许自己让自己糊涂...

唯一清醒的是...我知道伤害我的人是你...

为什么不让我完全糊涂?甚或是难得糊涂也可以,为什么唯独这个事实不让我糊涂一下?

哈哈...谁把谁真的当真?谁为谁心疼?

给我一把忘忧草吧!



2014年4月27日星期日

且行且珍惜

很奇怪...

边抹地边有种很异常的念头升起...虽然汗如雨滴...虽然气很喘...然,心情却异常地平静,平静得让我很惊讶怎么会忽然有这种从没有过的念头...

是忽然的开悟抑或是心冷极致...不知道!

或许两者兼俱。

悲!

是我先醒了还是别人其实一直都没有睡?

呵呵,忽然觉得很好笑,蠢!

带孩子去书局,一口气买了十几本书,其中三本是我的...

其实...自己本来真的选了好多书,只是没把它们一一买下...超出预算了,哈哈!只好割爱了其他,买了三本现阶段我最想要看的。

《感谢那些让你流泪的人》,不惊讶吧我选了这本书,也许我真的还没好好学习到如何感谢那些让我流泪的人,所以很多时候心还是很本能的就不平衡起来...作者说把别人的折磨当成自己突破的磨炼...嘿嘿,试试吧!我得好好的消化这本书,看看自己能不能有什么不一样的突破,哈哈!

《当佛陀也结婚时,他不会说我不能没有你》,奇怪吧?这本书我怎会看?很不巧,我就是被这本书的标题吸引了...一本关于觉知,关于我一直欠缺的觉知...所以我毫不犹豫地就要定了这本。说穿,还是因为要学习,学习觉知,学习自己混混噩噩了活了半辈子还没弄懂的觉知...很可笑,是吗?

《零极限》, 这会是我看完了前两本后才会续看的一本,不为什么,顺序吧...先感谢那些伤我让我流泪的人,然后才找出自己的觉知到底去了哪里,抑或是我真的就从来没有觉知的本能...若是,就得从书中找出智慧,然后才能好好的在零极限里学习让自己“致心纯净”的做我自己...

希望自己一个星期里看完所有,呵!心急吧?! 我想。

一直觉得自己懂得太少了,所以不管在哪一层面,哪个角落都好,自己总是处在挨打状态...

没事,会过去的,那么多年了,且行且珍惜吧...

2014年4月25日星期五

加油,向前走就对了。

这一段期间,发生了很多事...

一直一个人在承担。

也对,干别人何事?

尤其...已经无法再度信任人的我...什么时候,我曾说过我要删掉我所有不应该的思维与观念,又什么时候我曾说过我开始想要学习相信...

忽然...思绪狠狠地撞了我...

我怎么老是一直对自己说过的话不算数?既然如此,我又怎么可以老是要求别人对我说过的话一定要算数?!

所以...我看到问题了。

问题就出现在自己这里。

我自己都不能对自己说过的话算数、负责,又为什么老对那些不能兑现承诺的人过不去...

人...是不是总得经历种种是与不是的考验...

我可以过关吗?

在不能确认是不是对我的考验的同时,我想...我好像有点支持不了了...

我好想放弃,放弃种种似在折腾我的考验...

我不要,我真的不想要通过任何的考验来证明些什么,我只想安安静静的...过着平凡的生活...

然而...矛盾却没有停止过...

经历了这么多,真的要这个时候停下来?真的要在这个时候举旗投降?

我不要!

骨子里不屈的精神要我撑着...

路...继续的往前走...

或许...最终的目的地已非我当初想要的,我只想证明我是可以咬着牙根走过的,目的地其实已不重要了。

加油,向前走就对了。

2014年3月29日星期六

这样的一个你...可能吗?

后来才发现...

原来之前对自己所有的责备,的确是苛刻了...

一直以为...也一直认为...自己一直在坚守着这样的一个习惯 ~ 每日必自省己过,是个崇高无尚的美德,也必是个修身养性的好行为,殊不知...却原来是个要不得且近乎自毁的习性。

事情不顺遂时...我自省,认为错的是我。

旁人不开心时...我自省,认为不对的也是我。

他的脸黑,他的不开心,他的烦躁,他的自私,他的幼稚,他的莫名其妙...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不该,都是我的不够体谅,不够体恤,不够包容,不够大方,不够体贴...

我低头了...因为...我认为...我也以为...我真的以为是我错了...

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就算是,可不可以也请你包容我,体谅我,体恤我,甚至是...原谅我...

可能吗?

这样的一个你...可能吗?

2013年6月28日星期五

想回家了

终于...终于会想到要回到这里来看看了...

重返自己家园,竟才发现原来已经阔别了这么这么的久...

除了感慨,仍是感慨...

最初草草建立起的这个属于自己“心”的家园,是企图想要让跌得狼狈不堪的自己有个落脚处疗伤...才发现原来这么些年过去了,伤一直是似有还无...

不,比较正确的说法是...自己并没有有很大的愿意想要让自己把过去忘记,或许...我真的保留了一些我一直都不想忘记的往事...而今,在无法忘却旧伤对我的伤害的同时,新伤却也如此无情的硬把我逼去墙角...

很是无助,我...说好了,答应了不哭了,却...又哭了...

空气里飘来了自己录在手机里的音乐...噢,不是音乐,是我前些日子还蛮抗拒的佛曲...我竟然不自觉的把自己的双手似是合十的放在额头上,蹲在墙边哭了...我真的是这么无助了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好像哭得很累了,由开始的嘶喊...到抽噎...然后到没有声音...只知道自己的眼泪还没有停止...鼻涕好像也还没有收工...

然后...我卷曲在地上...是瘫痪了吗?

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好像很累了,没有力了...

对一直好像没有办法停止的伤害...我...真的只好自求多福了。。。

2013年1月26日星期六

由他,由他,一切由他!

有这么一点点意外。

自己竟然可以这么的沉默...

不,我不是个不能静下来的人,反之...我其实是个很好静的女人。

真正懂我的人,他们都会知道我喜欢一个人静静地...静静的听歌也好,静静地看风景也好,静静地看人...看书...或是静静的一个人想东西...写东西...画东西...甚或是静静的回想过往的一切...

反而是不很懂我的人会觉得我好像一刻也静不下来似的...抑或是总是深怕空气里会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似的...呵呵,是吧是吧...我喜欢他们都这么认为我,说到底...我就是这么一个不太喜欢太多人了解我的人...

这些日子,我好像让自己平息下来很多了。

不再怨,不再恨,不再压抑,不再歇斯底里,不再掉泪,不再伤害自己...
曾经,以为这样会让自己的心理平衡一些些,殊不知...却让自己更加找不到自己...

不是不曾彷徨过,在找不到原来的自己的时候...

不能避免的害怕与担心,总是喜欢伴着夜里的噩梦...齐向我猛攻...

呵~我想...自己好像已经好久都没有这样子从梦中嘶喊而惊醒过来了...

我想...这些日子以来让我获益很多的应该是我看懂、也看清了很多人事物了。

当然...一笑置之是我唯一能做的。

呵呵~加油了,一直在受伤的羊啊...振作点!振作点!

不要强求!不要!因为这样很愚蠢!由他!一切都由他!

好好的爱一下自己,好好的疼一下自己,你绝对值得拥有更好的!




2012年12月16日星期日

请珍惜...当你还有机会的时候...

好一段日子了...

心情像极了天气...

明明就还出着太阳,雨可以就无声无息的就这么悄悄地下了起来...甚或是可以在人们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哗啦哗啦的就下起倾盆大雨起来...

是岁末的关系吗?

节日冷感开始涌现了...

每每到了岁末,尤其是当节日是接踵而来的时候,心...其实...忽悠的不踏实起来...

想了很多...

很多该想与不该想的...

呵呵,明明就知道是一种折腾,却乐得享受。

开始怀疑自己的所设定的局限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如此的宽容妥协了...

呵,是宽容,是妥协吗?

我想...应该不是吧。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不轻易妥协,当我的原则被触犯的时候...

我可以很随和,什么时候都可以,前提必须在不抵触我所坚守的...

食言,失信,信口开河,说到做不到,说一套做一套,不守时...向来都不是我欣赏的...

我无语,不代表我可以接受你挑战我的原则...

无语...只是在想...名单里我该不该除掉你的名字...

我一直在珍惜我该珍惜的,但并不代表你可以在我的生命里为所欲为...

我从来不是一个狠心的人,但也并非信女一个...

不要挑战我,当我还可以语气温和的和你说话...请珍惜。

当我还可以当着不一回事的时候,请不要以为我没有原则。

多花一点时间了解我,如果你不了解我的话...

2012年11月22日星期四

这样子你懂吗?

一个月了...不得不承认时间永远过得比想象的还快。

问我还会想太多吗?

不会。

今天的我,心已冰冷。

所有的一切我都让它随风。

不是不会心痛,也不是没有知觉。

只是不想让自己有任何的机会去牺牲无谓的时间在“无聊”及不能改变的事实上...

他们都说我会一定会超越自己。

我...其实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在什么地方让自己超越,然却知道自己肯定会在心灵上有了更高一层的修成。

所以,我不是不允许你再和我说任何的“废话”了,而是我不会允许自己有机会去听任何的废话了,这样子你懂吗?!

2012年10月17日星期三

但愿如此

所有的一切,就在这样短的一段时间里...面目全非...

心很痛。

然,无从改变。

完全没有了心力。

我想和自己过不去的是我自己,不是别人。

对我来说,这绝对是个考验,而且是一个严峻非常的考验。

面对它,接受它,就会没事了吗?

但愿如此。




2012年8月15日星期三

谢谢...

心,忽然的...好像被上了毒的利器狠狠的捅了进去,拔不出来,很痛...当下,全身麻痹...尤其是手和脚...跟着,全身抖擞了起来,外面的温度明明就很高,但却一下子冷得不受控制的在颤抖...

我想...是那已经抹上的“剧毒”在血液里肆虐了...

忽然有股就快窒息的感觉...

忘了自己这样的状况僵持了多久...只能些许的意识到自己有一种想哭却哭不出来的难耐...

忽然的,感觉到自己平静了下来...在揪着自己胸口的那个当下,才发现...原来...自己能够平静下来是随着胸口后面那颗心的冷却而平静下来的...

给自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整顿一下自己的思绪...

我知道...从这一刻起,我的心...将再也热不起来了...

我从来就很执著...

执著着很多别人一点也不以为然的事情...

以为这样子没有错,原来...我错了,错在我一直的在深深的伤害自己...是的, 原来伤害我的从来就不是别人,而是我,是我自己...

这样很好,真的。

这样的伤害真的很好,我又进步了。

感谢你们...

因为你们,我一直能让自己在跌跌撞撞中成长...

不是答应过自己要跟着清风过日子吗?

不也答应过了自己要和蓝天白云一起遨游吗?

为你们...

我就必然会错过能看到自己可以腾着云儿翩翩起舞的风姿...

为你们...

我必然也会错过能够看到自己可以踩在彩虹桥上昂头挺胸、自信满满、挥洒着心中激荡了很多年的梦想...

我是不是应该觉悟了?

是不是应该我放下所有大家一点都不以为然的执著的时候了...

其实...酝酿了那么多年的梦想从来都不曾放弃过,只是...我想,我是太感性了,太用情了...

呵呵,那么多年以后才知道,感情原来一点都不值钱...充其量,它只不过是一个生活中“必须”存在的词汇,一个用来表示原来人是有“感情”的...

啊哈哈哈...可悲不?

感谢你们了,我所有的爱与恨...

我...向你们叩头了...

谢谢你们让我成长,谢谢你们让我一直的意识到原来我的身体里有一个叫着“心”的东西常常需要我的关心与照顾,谢谢你们让我知道原来可以呵护它、爱它、疼它的人其实就是我自己...不是你们...

谢咯...一直在伤害着我的你们...

2012年7月19日星期四

该死!!!

不知道为什么,回家的路上,忽然的...感觉很失落,很挫败...

应该是一个人,感觉很孤单、很寂寞吧?

是吧,是吧,八成是想太多了...

很想哭...但不允许自己。

不想让自己那么窝囊。

到底哪里不对劲了?为什么总感觉到什么都不对劲?

奇怪!

莫名其妙!

哦,知道了。

是我的问题!

是我的问题!!!

因为我太在意了!

太在意所有的人!

太在意所有的事情!

太在意所有的...

是了,一定是这样。

干别人何事?

关别人何事?

无聊!

透顶!

一件加一件!

一件又一件!

好像开始有点恨了。

又来了!

很久都没有再播下任何仇恨的种子了,怎么又来了?

我好像别无选择,因为...我又狠狠的被骗、被捅了!

活该!

因为我忘记了我所坚持的“教条”,

我说过了我不想,也不可以相信“任何人”,

是的,“任何”人!

超级活该!

超级该死!

该死!该死!

是我该死!

2012年7月9日星期一

有差吗?

被骗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

大家都知道。

讲骗话的人更不可能不知道。

但是, 他就是以为被他骗的人不知道她被他骗。

哦,到底是谁比较可悲?

我想...是讲骗话的人吧?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其实她已经知道他对她讲了骗话。

呵呵,有差吗?

没有。

真的。

一点都没有差。

只是...一段“感情”就因为这样而扣了分,打了折...

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嘿,我在穷紧张什么?

为什么要在意?

学学大家的生活方式吧。

在意个什么劲儿?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唔...我在说我。

为什么要在意别人不在意的事情?

唔?

嘿,你说呢?

虽说朽木不可雕,但...我也不是一直都没有长智慧的。

瞧吧。

在过些时候,看看大家的造化如何比较重要。

加油,加油!

这是修炼。

嘿嘿。

无奈。无言。

身, 若是被灼了,治愈过后或者会留下了伤疤...

心, 若是被灼了, 你说...你会比较介意它的能与否,或是比较留下的难看疤痕?

我想...不会再是难看的疤痕,而是愈不了的伤...

没被灼过的,不懂。

被灼伤的,很无奈。

呵...

无奈。

无言。

2012年6月29日星期五

加油哦!

很期待的这一天,28/6,带着一些些的怀疑,一些些的紧张,还有一些些的兴奋与盼望...

“成绩”出来了...

Yes!!!

知道我的优点吗?

固执!坚持!不放弃!

即便是没有人认同我,鼓励我,支持我...我也从不会也不想放弃,只要我认为值得坚持。

我终于等到了,盼到了,说真的,我...很开心,虽然...也有一点点的难过,因为...我没有将我的喜悦与任何人分享,除了两个孩子...

不为什么,只因为大家的不屑。

哈哈!那有怎样?

我默默的自我努力,没有得到半点支持的力量,没有得到些许鼓励的话语...啊,我说了,哪有所谓?!

或许在大家眼里,我没能得到一丝一毫的认同感,但是我对自己的定位很坚持。

今天,我证明了。

不,应该是今天让我更加证明自己不曾放弃过的坚持是对的。

加油哦,加油哦,没有人支持你无所谓,没有人鼓励你无所谓,你自己绝对要支持你自己,你自己一定要鼓励你自己。

当然,看到孩子脸上露出的笑脸,我知道我必须知足了,因为一路上...有陪着我的他们...




2012年6月27日星期三

我想...我进步了...

不算短的一段日子过去了...

有了一些不同的领悟,也有了一些不同的看法...

是因为阅历又增加了?还是智慧有增长了?

我想...都有吧?!

因为阅历,所以智慧。

呵呵~

发现自己近来比较爱讲“废话”了...

因为实在的话没有几个人愿意听,也没有几个人想听,大家要的是开心...

在想,也没错。

犯得着让自己去为难日子,又让日子来为难自己吗?

蠢货!

我意识到了。

意识到了自己实在是蠢货一个!

嘿,加油加油!

至少意识到自己是蠢货还不算太蠢...

她们开始在谈论我了...

哦 ~ 哪有所谓?就一起谈吧...

他说我还没有放下以前...

天啊!如果没有放下,我还可以存活到现在?!

不死心的他再问..."真的放下了?!"

噢!这应该不是我想回答的问题了吧?!

放不放下其实已经不是个重要的问题了,重要的是...我是不是有比以前更开窍,更懂事,更懂得迎接我的未来了...

克服恐惧,突破自己,这是我必须学习的一门功课,让自己的这门功课过关是我近期锁定的目标,翻阅这些日子所交 的课业...我想, 我进步了,真的...

为我的努力,为我的不畏, Cheers!

2012年2月15日星期三

说谎

他问我,一切还好吧?

我若有所思...

真的,我应该让自己怎样的去回答这个自己也不了解的问题呢?

安慰自己...还好吧。

所以告诉她:“嗯,还好。”

“真的吗?”

我再度沉思...矛盾着的沉思...

又必须自我安慰一番...

“嗯,真的。”

开始和自己生气了。

为什么说谎?

为什么?

不想别人知道太多。

于事无补。

大家都说,有心事说出来会舒服一些...

哦...是吗?

真是这样吗?

不知道。

在我身上绝对起不了作用。

下雨了...

冷冷的天...

凄凄的雨...

埋头...写作吧。

这是当下唯一的寄托。

2012年2月10日星期五

懂了。

告诉我,一个被抗拒的心情该是一个怎样的心情?

他们都不懂。

他们也不想懂。

因为他们的脑袋里装的全都是“自我”。

他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们也不想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们一点都不想懂。

因为他们的世界只有他们自己的存在。

当然,还有与他们有对等资格的人存在。

他们没有把你放在眼里,更甭想他们把你放在心里。

懂了。

为什么他们无视于别人对他们所表达的一思一想。

因为。。。

只有他们的世界是健全的。

只有他们的世界是崇高的。

懂了。

终于都懂了。

因为...我很渺小!

2012年2月3日星期五

从此,我的心更寂寞了...

今天下午,又和孩子谈心了。

呵呵,和孩子谈心,这到底是个值得欣慰抑或是值得悲悯的一件事情?!

有那么几次了,谈啊谈的,眼泪就不自觉地从脸庞滑了下来,甚至很多时候还忘了自己该是个必须坚强的妈妈...竟然连泪带涕,扑簌簌的哭了出来...

这阵子,和孩子的心显然的是更加紧扣了,唯有孩子,一直都知道我的来时路,还有间中所经历过的种种,纵然间中经历了多少不为人知的不堪和心痛,我们的心链不曾断过,想到孩子,看到孩子的时候,力量特别强...

最近孩子都不断的安慰我...说...妈妈,以后的我们一定要让你过得幸福,过得快乐,过得没有压力...

听进耳里的,句句都那么的窝心,那么的欣慰,所有的委屈,所有的难过,所有的心痛,都被他们的爱给融化了...

扪了心,自己对多少的人付出了真,付出了爱,付出了关心,给与尊重,给与包容,然...我回收的竟然都是满满一箩箩的委屈,一筐筐的难过, 还有一叠叠的心痛...

我没有很奢侈的要求,一点都没有。我只是很简单的,很想和气,很想和平,很想融洽,很想喜乐...只是...我没有资格有这种机会,也没有权利有这种福气...

我像是打了场败战,败得自己无地自容,败得自己一直紧抓住的信心一下子都被击垮了...

大年初二,我一如往年,跑去找妈妈...

一路上一直告诉自己,不可以掉眼泪...新年,该是和妈妈开开心心的度过的...只是,一看到妈妈墓碑上的照片时...也许是这些日子来的委屈吧,我竟然无法自控的...从开始的泪眼模糊...到后来的声声的哭叫着妈妈...意识中两个孩子在身旁,然,就是无法让自己停止下来...

我想,是妈妈听得心疼了吧,一定是这样,否则父亲的电话怎么会在这样的一个非常时刻响起...

所有的委屈,似乎有所慰藉...

然而,从此...我知道我的心必须更寂寞了...

2012年2月2日星期四

无题

带着沉沉的心情,我回来了...

说不上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只知道是沉沉的, 灰灰的, 一点色彩都没有。

心中有太多的纳闷, 太多的委屈, 太多的不解, 太多的忿与恨...已经没有想过要让任何人来了解,因为似乎没有这个必要。

老大上高中了,进入了人生的另一个小阶段了,生活也开始忙了,想要好好的和他谈上几句话的时间不是没有,但...就是感慨没能像以往一样,放学后的时间就是我们三母子的天伦,虽然缺角,但很开心。

日子开始有了一些变化。两兄弟早上五点多就摸黑去学校,回到家...晚上八点了...幸得老二明年才上高中,所以一个星期下来,他至少还有个三天的下午能在我身旁当我的"小孩子”...

这样的心情, 好像有点点的复杂...

我应该是开心才对的,至少...孩子都顺利的长大了...

蓦然回首,大手牵小手的日子,感觉还是那么的近,却其实已经是很遥远了...

我并没有太矮,但是两个孩子却毫不客气的敢敢高了我一个头了...

大家都以为我日子应该可以过得比较顺心了,然则自己却发现原来我一直都没有开心过,或者说...我越来越不开心了。

是心念吗?不是。

实则我并没有很好的理由开心起来。

转个念,只是自欺欺人。

有一种痛苦,只有绝高智慧的人才能弃而化之, 平凡如我,谈何容易?!

我太高估自己了。

活该!该死!

2011年10月8日星期六

用心找答案...

我怎么这么粗心。

我怎么一点都没能让自己可以及时的察觉到我已经让自己的心园荒芜了这么久...

两个多月了...

两个多月很长吗?

不。一点都不。

但,长长的心事,就已经这么一整串的,牢牢的挂在我的心头上。

自己似乎没有办法在这一个事件上让自己做个很好的表达,只知道缺了口,老早就已经不完整的心瓣似乎都已被层层的剥开了,不,不是层层的被剥开,是被腐蚀了,所以...一层层的...脱落了...

或许,你真的很想知道这间中,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状况,抑或是什么样的一个问题阻碍了所有?

不知道!这样的一个回答,或许不是能够令你很满意,因为这似乎是一个因为必须让发出的问题有答案而回答得很牵强的答案,呵,就当它是吧。但我想,不管答案是知道或是不知道,我想重点必须是彼此都要在意它确实就是一个问题,而且是个必须看待得很严重,且很严肃的问题,因为只有在关心了问题之后,我们才会积极地找答案,或许答案看起来都尽是些似是而非的答案,但,请相信我,答案肯定在里头。

用心,对的答案肯定找得到。

若非,至少,你肯定不会让自己交上白卷。

2011年7月28日星期四

无题...

很糟糕。

心情糟糕。

身体糟糕。

健康糟糕。

所有的状况都很糟糕。

思绪一片混乱。

想不出一个问题。

凝不出一个道理。

凭着依然潜在的意识安全的回到家里,竟然不会为了任何事情而动容。

这是行尸走肉的生活方式。

也是一种无关痛痒的一种生活形态。

克制着自己所有的脾气,还有不能算是子须乌有的情绪,我算是“安全”的度过了我的每一天。

不懂的人,以为我在生气。

懂我的人,知道我其实很难过,很心痛。

是到了生命的另各一个港湾了,应该是时候转折了。

一直以为安分守己的守在不起风也不起浪的港湾会是我最后的停迫,没想还是令我惊心胆魄的度过我的每一时,每一刻...

这两晚,都没有办法睡好...(哈,我有哪一个晚上好睡过?!)

前晚,凌晨十分醒了过来,以为是风扇惹祸,把我吹醒了...才发现自己其实已经冷得发抖了,起来穿了寒衣,抖者寒冷的身体去看也生着病的老二,要他起来吃药,头太烫了,不敢掉以轻心,警觉性的起来好几次让他按时吃药...

整个晚上,就听到两母子此起彼落的咳嗽声...连带着一些莫名其妙的情绪与遐想...裹在棉被里...这一个晚上,真的是被折腾得厉害。

头昏脑胀的...

还是坚持去游泳。

说过了,我唯一的寄托几乎是运动了。

头才这么一栽进水里,就知道自己几乎不能顺利的想要游它几圈...有种不能呼吸的感觉,整个人近乎要窒息...到回去池边...没有力,也没有勇气继续的向前游...只好作罢,干脆就在池边休息,想东西...

昨晚,情况依旧。

添了很多梦。

梦的不清又不楚, 只知道梦见了四舅,梦见了妈妈...还有,梦见了...

是日有所思吗?

不知道。

也许吧。

今天,状况如作。

心情却比前两天沉重。

也许必须让自己学习面对,学习接受,这样...我想会比较好,比较开心。

呵,我在胡扯些什么?不知道。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只知道以后的生活要学会顺心,顺情,顺意。

真的要记得祝福我,让我可以快乐一些些...

2011年7月26日星期二

夫复何求?

一颗心如果忽然的没有了力量, 该要如何?

不知道。不想让自己继续任何可以的负面情绪,只好不想。

行吗?

没问题。

嗑药。

喜欢感觉自己的意识不是很清楚,却又害怕这种意识不是很清醒的感觉...呵呵,矛盾吧?!

知道吗?其实我很爱运动。

由最初只想要让自己的身体与健康好转一些,到后来发现原来运动竟然可以让我忘却所有的烦恼和忘却所有的人之后,我好像更加想要醉情于运动,好像只有运动我才可以找到我的生命,我的灵魂...噢,可悲的我,怎会落得如此的下场?

很多时候,孤身一人的时候,会想很多东西,很多事情...

想想...我本不是个爱运动的人...不,不对,不是我不爱运动,只是小时候被限制了...

那...是一个自卑的开始...也从此奠定了我好像体内根本无法找到运动的细胞的开始...

后来...必须承认自己没有智慧,把这一生的所有当给所有应该与不应该的人和事...

明白了,觉悟了以后,竟然发现自己已经是个...呵,若说我已俨然像个风烛残年的女人...啊,那对我来说太残忍了,也太夸张了,但必须承认的是...我不曾好好的照顾好自己,没有好好的疼惜过自己,也没有好好的善待过自己...这些年,到底我怎么活过来的?

运动。

因为不小心的发现自己的体能不如前...

因为不小心的发现自己的思绪不能正常...

因为不小心的发现自己的健康有了不寻常的讯号...

因为不小心的发现自己心里有了异样的状态...

当身边找不到一个可以哭诉的对象时,当身体每况愈下的时候,当心理状况趋于不正常时,庆幸自己还可以在思维能够控制的情况下想象疯女十八年的悲哀...毅然的让自己的泪于汗同步的狂飙...

这...就是我爱上运动的真正原因...

因为...运动的时候,我不会把任何人想起,也不会把任何事情想起...这感觉对我来说是超棒的。

心里有太多的哀伤,没有人可以真正体会与谅解...

身体不听话的时候,因为还可以走动,因为还没有病入膏肓,因为还没有死,所有...没有人在意...

游泳去吧。

记得 finding nemo 里这么一个片断吗?Just keep swimming...keep swimming...


呵, 就寄情于游泳吧, 虽然这阵子皮肤黑了,不应该有的黑斑也出现了...妈妈说三姐妹里面我的皮肤最美了,我怎么可以这样的糟踏它,不照顾它呢?抱歉了妈妈,我知道我必须如此,如此的 keep swimming , keep swimming...昨天下午,我来回的游了20多圈,不多,但已经超过我平时的圈数...累吗?累。很累。但感觉很好,至少...至少我可以暂时的忘却所有...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寂寞吗?哈,你说呢?孤单,但不寂寞,因为我乐得如此。

这两天,我没有让自己想太多。不想想,也不要想。

除了游泳,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网上搜寻,找资料,写文章...

有作为吗?

当然。

那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兴趣。

阿哈,夫复何求?

2011年7月19日星期二

感情到底能称得几两重?

这是摘自“真情满天下”其中一段令我很有感触的对白...

懂我的人都知道我一直都是择戏而看的,浪费时间看无喱头抑或是不知所谓的戏由来都不是我的习惯...只是,我觉得孤单了,因为没有人会愿意陪我看这些激不起他们任何兴趣但背后却深具生活教育的“无聊戏”,哦,不是,是婆婆妈妈的戏...呵,是吧,谁叫我是妈妈级的人了?唉~ ~可悲复可叹!!!

开始了...

一个本来可以很浪漫,也可以很从容筹备的婚礼,因为女生雅温的不治之症...被迫在决定的两天后进行...

   ~~~~~~~~~~~~~~~~~~~~~~~~~~~~~~~~~~~~~~~~~~~~~~~~~
“忙了一整天,累不累?”

“累是不会累,但是我们明天就要结婚了吗?我怎么觉得日子越逼近,我就越觉得很没有真实感,我们明天真的要结婚了吗...”

“雅文,是不是这次的婚礼办得太简单,所以你才没有要结婚的感觉?”

“我也不知道。志鸿,我从十几岁就认识你,到后来懂事了变成你的女朋友,我心里就一直期待这一天,希望可以赶快成为你的妻子,我都会想说我们结婚的时候,一定要找一个我们都很喜欢的地方,邀请所有的亲朋好友来参加,而且我要穿上最漂亮的婚纱,做全世界最幸福的新娘...我们还要让大家都知道,我们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一对,他们也会给我们最深的祝福...”

志鸿很深情、很心疼的望着她...然后徐徐的向她走过去...(看到了这一个画面,我其实是心疼的,一个必须承载着心痛与难过,却又必须同时肩负起让他身边的女人可以快乐与健康的过着她的日子...难得的是...他更负起了在身边的女人感到彷徨有怀疑,完全找不到踏实感的时候,娓娓的道出他对她的深情,道出了是女人都渴望想要听到的“肯定”与“承诺”...)

“对不起,这次的婚礼办得那么仓促,因为我还要忙着明杰的事情,所以...”

“志鸿,我不是在责怪你...其实,我是在责怪我自己...我如果没有生病,你根本就不用这么急着办婚礼...”

“你怎么这么说?难道你认为我跟你结婚是因为你生病,我想要给你一个交待吗?你听我说,我不是这么想,我不是!”

“志鸿”

“你听我说清楚,我要跟你结婚,不是要给你一个交待,也不是因为你生病了,我是要让自己知道,我们已经不是男女朋友,我结了婚我就有责任,因为我有一个家,所以从现在开始,无论是你还是我,都不能丢下对方一个人,尤其是你,你一定要记得你是我的太太,你有一个丈夫,他不能没有你,所以无论如何,你一定要为他勇敢活下去,我也要告诉你,这个丈夫他会永远陪伴你,永远陪伴在你身边,绝对不会放弃你。”

“雅文,结婚是希望当我工作了一整天,回到家有一个人会在客厅等我,让我觉得很温暖,不孤单。你是我的太太,你是我的妻子,你一定要记得,我们两个要牵手过一生...”

雅文感动的点点头,温柔的依偎在志鸿的怀里说到:“志鸿,我一定会好好努力,我要当你的好太太,我要当最美的新娘,明天我会当一个最快乐的新娘,我会用愉快地心情等你来娶我...”
(看到吗?当女人听到了她要的“肯定”,她会义无反顾的做男人身边最好的女人,最乖的女人,最听话的女人...当然,这一定是要两情相悦...)
~~~~~~~~~~~~~~~~~~~~~~~~~~~~~~~~~~~~~~~~~~~~~~~~~~~~~~~~~~~~

不知道这一段对白有没有多多少少的触动了你心里的任何的一根旋?

若有,恭喜你,那表示你依然不是朽木一块,至少你还不是大环境里的“破坏者”...

感情对女人而言,是一生一世,不管开始的日子逝去了多么久远,她还是希望得到肯定,日子周而复始的平淡,男人的粗心忽略,会让她们的日子心生疑虑,没有安全感与踏实感...只是,男人, 他察觉了吗?男人,他放在心上了吗?男人...呵呵,男人,他只会觉得女人莫名其妙,无聊搞事情...所以他们从来不会闻到火药味,即便是闻到了,他们也会认为那只不过是星星之火,打死他们都不会相信那绝对可以燎原...

环顾四周,不难发现几近所有的感情都无法维系得很好,连新婚不久的都可以那么不新鲜的被列在“日渐凋零”的名单中...

谁可曾在他们的感情生活里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检讨,抢救...谁又何曾在他们的伴侣感到彷徨,无助,沮丧、没有安全感,没有踏实感的时候给对方一个肯定,一个信心,一个鼓励,还有一颗定心丸?

很多时候,明明意识到自己的感情生活伤风了,甚或已经是严重的感冒了,大家依然继续过着日以继夜的活,一刻也不愿意付出来诊断病情的严重,病情的后遗症...

忘了,忘了,大家都忘了那一段开始时候的开始是怎样开始的,大家似乎频频的就都在开始不久以后就紧张兮兮,毫无“人性“的要为他们的感情画上句号...

哦,我说得太绝了吗?呵,或许是吧?!

然,我想大家心照不宣吧?!

或许我是看到太多,也听到了太多了,所以....一个字,“没眼看!”

当觉世人不能与我并肩共进时,我该如何?

呵呵,问得好!不就是抖落一身的泥沙与尘埃,随风...消失在雾里云间...

感情...

到底能称得几两重?

呵呵~我愿意在这里为天下所有看似健康圆满,却其实已经奄奄一息,甚或是已经“阵亡”的感情哀悼, 并愿意为他们默哀...一分钟?不,只要我想起,我真的愿意为他们默哀一整天...

为我?为你?为她?呵,为天下所有可悲的女人...也为天下所有可悲的男人...

2011年7月8日星期五

无心无力

又是一段很长的时间没有上来这里了...

没有很忙,或者我应该说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让自己忙了。呵,是真的,我很久都没有忙了,不忙了,不想忙了...

以为不忙的日子里,时间多了,“写作”的时间可以很多了,“生产率” 相对的也可以提高了,却发现自己竟然可以如此的 “不事生产 ”,连想要抒发一下自己心情的心力都没有了...

呵呵,可悲不?

没有抒发...并不是因为没有起伏,而是起伏太大,大得连自己都莫名其妙,大的连自己都觉得自己面目可憎...

练就了好一段时日的一颗心以为可以渐趋平静沉稳,没想却是愈发的汹涌澎湃...

身体的频频出现状况,没有人发现其实我已心力交瘁...

接受吧!凡人就必须过着凡人的生活,不要力求理想,不要诉求完美,不要奢求生活能够超凡脱俗...那...一切将都是美好的...

无奈,真的很无奈...

无奈我真的没有办法接受让自己背叛了自己,这是一种叫我自己也会看不起自己的背叛。

说我固执吧,说我死脑筋吧,我的曾经几乎追求完美,然而,我接受了理想与现实终究都必须是如此的背道而驰...我想,我应该是有比以前聪明了一点点了,也比以前有智慧了一些些了,要不然,我怎么会如此退而求其次的生活着?没有再追求任何所谓的完美,只求尽善,只求尽美。呵呵,如此...有错吗?

前阵子,千斤重的无形压力几乎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压得我几乎怀疑自己一定是的了个什么让我随时就会在梦中就此撒手归尘的心衰症,呵,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也得了这个病,但网上搜寻了那么几下,还真的符合了绝大多数的症状...

害怕吗?怕!

那种感觉很真,也很坏,尤其是几次梦中的挣扎求救...

神经兮兮了,胡思乱想了,暴饮暴食了,以为那只是一个必然的过渡期...却没想自己其实已经走在一条不容易康复的道路了。当发现生活中的忧和郁不只是单纯的生活种种,还注入了对妈妈与四舅一直的惋惜与思念...我知道我必须求助了...

然而...我始终都没有被察觉到,也没有被注意到我近乎行尸走肉的神色与表情,我由暴饮暴食变成了现在的食欲不振...几乎对我原本就感兴趣的食物都挑不起一点点的食欲...

我一样的没有被理解,反而...

这几天,痛了...

一如常态的,我上网搜寻了资料...

症状都符合了...呵呵,我想我是真的活得不耐烦了,总想要这样的刺激刺激一下自己的生活,也总喜欢这样的自己吓自己...

以前,脸上写满了对妈妈离去的难过与伤痛。只有四舅可以瞧见,只有四舅可以懂我因为失去了妈妈后的不开心...近20年的放不下依然可以被粗犷豪迈的四舅看穿...

而今,连一个懂我的人...懂我心里一直埋着的失去他们的伤感的人都没有...

不敢说,也不想说...因为...我着实是真的太无聊了...

散漫的日子里,有我层层的失落感,挫败感,满满的愧疚与自责...

我知道我已不自觉地陷入了层层的乌云堆里,拨不开,挥不去,没有办法让自己不跌跌撞撞...

在想,是不是应该让自己孑然一身,傲然的在天涯里独行, 任己遨游...不庸人自扰,也不到处惹尘埃...

2011年6月22日星期三

没那么简单

一种极为厌恶的感觉由心底深处涌了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这是一个令我感到惊讶的感觉。

当发现原来在我背后一直都存在着无数个美丽的谎言的时候,甚或是一些别人不认为是谎言的谎言时,你知道我是恨的。

或者,当发现原来还有很多事情背后都还或多或少隐藏着一种不想被我知道的事情时...知不知道,除了气,心里满满的还有我未曾递减,却日益增加的恨...

你不懂,你一定不能懂。

说我不可理喻吧,说我莫名其妙吧。

莎士比亚说:I always feel happy, you know why? Because I don't expect anything from anyone. Expectations always hurt. Life is short, so love you life, be happy and keep smiling...

说得是啊,Expectation always hurt, yes, always hurt...

这...好像一直都是我知道的,但却为什么总是能够让自己陷入这样的痛苦中,不明白自己,不明白他人,正如我不明白为什么总要处处惹尘埃...

我错了。

真的错了。

错在没有让自己的意志坚定。

错在自己一直感情用事。

错。

一切都错了。

而且错得一塌糊涂,错得连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原谅自己...

无穷尽的心声,始终找不上一个人来倾听,无意间发现了这么一首歌...一首根本不可能会吸引我的歌...然,因为歌词,因为能引起共鸣的歌搭救了一首让我听了很不想听的曲...

没那么简单,就能找到聊得来的伴,尤其是在看过了那么多的背叛,

总是不安,只好强悍,谁谋杀了我的浪漫?

没那么简单,就能去爱。别的全不看,变得实际,也许好,也许坏,各一半。

不爱孤单,一久也习惯,不用担心谁,也不用被谁管。

感觉快乐就忙东忙西,感觉累了就放空自己,别人说的话,随便听一听,自己做决定。

不想拥有太多情绪,一杯红酒配电影,在周末晚上关上了手机,舒服窝在沙发里...

相爱没有那么容易, 每个人有他的脾气,过了爱做梦的年龄,轰轰烈烈不如平静。 幸福沒有那麼容易,才會特別讓人著迷,什麼都不懂的年紀,曾經最掏心, 所以最開心, 曾經。

说真的,如果不是歌词,我会很排斥这首歌,很排斥,很排斥...

当发现所有是的背后原来都不是时...

心,会裂,会碎,会痛。

当发现所有的爱背后隐藏着的其实不是爱, 也没有爱的时候...

手心冒出的汗,会冰,会冷。

身体不自觉的会发抖...

脑子里不自觉的会恨...

这样的感觉似曾相识,而且很熟悉很熟悉...

这不叫背叛,这叫隐性的背叛,因为这样的背叛会让人觉得其实没有被背叛,什么叫不忠?对事情有所保留,甚或是连痕迹都没有显露...

记得自己曾说过,生命哪有什么放不下的?

曾经,妈妈最不放心的小弟,才刚上了小五,妈妈来不及交待大家该如何好好的照顾他就走了...如今...如今,那个当年妈妈说有一天她走了,小弟一定会很可怜的小弟,已经年届30了,身边还找了个...呵,伴吧?我想。

你说,我应该怎样来调适自己?

我想...我是该秉着一种长空不碍白云飞的精神,让一朵朵白云在无际的蓝天飘过,谁也不去干扰谁...

我似乎也忘了向猫学习了...

有没有仔细看过猫儿?懒懒的...不屑的眼神...个性总是如此这般的若即若离,你疼它,它知道,却不会硬赖在你怀里,或许...我是愚蠢的,没有智慧的...连猫都知道,连猫都可以渗透了人类的无奈,悟彻了距离的美感...为什么我总爱让自己为莫名其妙的小事抓狂?为别人认为不以为然的小事发抖冒冷汗?

原来...我一直都不是猫...

我只是一只带着满身满心伤痛的羊...

旧照片里,两只羊(妈妈和我)在两只羊的模板画里开心的笑着...那一年,羊妈妈的骤然离世,从此没有任何人可以在我脸上找到真正开心快乐的笑容...我想...那一年,我就开始生病了...心,生病了 ..只是, 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正视我的病...从来没有一个人正视我心里一直没有办法挥去的忧伤...

他们说,母亲是太累了...

他们说,母亲不应该出远门...

我是该负责的....

因为我的不听话...

因为我的执著...

因为...我舍不得让妈妈不开心,我舍不得让妈妈难过,我舍不得看到妈妈带着落寞的眼神,我舍不得让妈妈觉得没有人关心她的失望...

心,着实很痛...

尤其是等不到妈妈回来的那一刻...尤其是想到妈妈离世前的最后一通电话,那也不过是只隔了个3个小时...

我是等待帮助的,就像妈妈等待我的帮忙一样。

只是...我知道已经没有人可以帮助我,因为他们都没有意识到我眼神里散发出来的失望与无助,他们也没有意识到从我言谈中所表达出来的恐慌与不安...

他们只是会这样说...“你想太多了...”

呵,是吧。

妈妈的不告而别,自己婚姻的无疾而终,都在我的人生旅途上蒙上了阴影,我是应该想的,而且是应该想很多的,不是吗?

我想,我是应该在我这样一个颠沛人生路上步步为营的,不是吗?这样,有错吗?

我似乎可以感受到叶子的愿意自我飘落了...

别误会,

它不是凋零了,

而是...厌倦了...

2011年6月21日星期二

胡言乱语

年轻真的很好。

单纯。

不会想太多。

不必想太多。

更不用想太多。

没有顾虑,没有烦恼。

不会有。不需有。也不必有。

懂得的东西不多,看穿的东西也不多,心...自然也舒畅得好想好想呼它多几口气...

年纪渐长,心开始郁闷得连呼吸多两下都嫌累赘...很多时候,还真的是想要让自己窒息就算了。

有人说我想太多了,我却说他们没有经历过,所以不知道恐惧是什么。

或者...他们也不曾真真切切的面对过,所以不知道背后拥有的一直挥之不去的阴影...

他们还说我思想悲观偏激,我却说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乐观...

是不是需要给我一点时间?

呵,我反倒是觉得需要给他们一点的时间去认清并看清楚周遭...

曾经何时,我的脸上看不到一丝丝的怀疑...

一脸的纯真伴着不曾被污染过的心,在天真青纯的岁月里写下了璀璨的篇章...

蓝天是蓝天,白云是白云,连飘下的雨即使躲在屋内都可以闻到它最真的味道...单纯的岁月里不会,也不需去怀疑那到底是真正从天上降下来的甘露还是高智慧人类建设的人造雨...

离题?! 莫名其妙?!

不,一点都不。

似是风马牛不相及,然,你知道背后其实隐藏着绝不会让人觉得有必要作进一步的深思联想...

没有人对周遭的反自然现象感到无所适从...

相反的大家正理所当然的接纳了它的莫名其妙。

或者大家都在关心地球生病了,却从来都没有人担心人心其实很早以前已经生病了...

拯救地球是世界性的呼吁,拯救人心的声音连回荡在空气中的机会都不曾有过。

病了,大家都病了,天地万物都生病了...

有的人选择找医生。

有的人选择不看病。

但,更有很多人不知道自己生病了...

可悲。

2011年6月13日星期一

随想

好长的一段时间了,自己一直不能自控的处在低能量的状态中...

有一点点的自责,因为忘了要好好的疼自己,爱自己。

不好的习惯一直都没有改正过来,或许...是一点也不想改吧?! 总爱莫名其妙的想太多一点都不应该想的东西,也爱莫名其妙的顾虑、担心、在意一点也不需要我在意的事情。

今天早上,在回家途中,因为伍启贤的歌,因为有了新的感悟,竟然抽了泣...

“叫阮的名”,一首听过无数遍的歌曲,平时真的也没有今天那么激动的情绪,或许是这阵子发生了太多让我不能释怀的事情,尤其是生...死...

不自觉的走进了歌里...想起了...

誰在叫阮的名 一句比一句痛 親像在問阮甘會驚寒
不需要別人來講 阮心內嘛知影 是你的聲 是你的聲

誰住在阮的夢 一住就一世人 尚驚日頭會將咱拆散
雖然離開那呢遠 阮猶原會知影 是你的影 是你的影

叫阮的名 阮用一生斟酌聽 當初細漢未赴乎你瞭解 你是阮的生命
叫阮的名 阮需要你來作伴 人生的路途阮愛你牽阮走

你知道...我是在想妈妈的...

尤其是最后的一句,当初小的时候来不及让你了解,你是我的生命...需要你来作伴,人生的路途我要你牵我走...

我是真的情不自禁的哭了出来...

我知道这一世,妈妈永远不可能会再牵我一起走了,茫然的我,恐惧害怕,感到不安、情绪不稳的时候,我像极了缺乏安全感的小孩,在感受不到安全感的环境里渴望有只温暖的手能适时的来牵引...

多少没能发出的声音,都紧紧密密的守在内心的最深处,或者...我真的不想让自己陷入了歇斯底里, 也许,我真的太了解自己了,会在极度愤恨的情况下作出了自己也未必能够相信与接受的事情...

呵呵,其实很多时候我还蛮害怕自己的。

害怕自己的失控,也害怕自己的意气用事。

然,却很支持自己有这样的倾向,或许...因为这样,心里或许可以平衡那么一点点...

当一切的事情都一直的在违道时,循规蹈矩是我最不能原谅自己的行为,也是我这一生中付出最大的代价,我一直都不是信女,却也从来不希望自己会做出任何让人唾弃的行为,只是啊...不要逼我...我真的不是信女一个,相信我。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一直都是我的态度。

2011年5月24日星期二

放下...

纳闷吗?

为什么...

明明是别人的故事,却总会这般无缘无故的影响了我的思绪...

是想起...

是触及...

熟悉不过的感觉...就这么常理所当然的侵蚀着我...

曾经...

很多的曾经...

别人很难明白,很难了解的曾经...

呵~曾经...

忽然的失去了生命中的希望, 失去了对生活、对人的信任的曾经...

种种的不堪,却始终固执如此...说什么都不愿意让自己低头...

不是不明白低头的优势...也不是不明白只要低头,就能让自己顺利的过矮门的道理...

是什么样的一个因素,可以把已经逼向生活死角的我依然顽强如此?

是骨子里的傲吗?

不知道。

我只知道挽着的两双小手是我所有的力量...

带着不懂事的他们走过了种种的不堪也是我这一生不可多得的人生体验...

曾经也怀疑了自己...

自己真的是如此的一无可取吗?

为什么努力以后的生活背后却会是如此的一团糟...

当自己几近陷入地狱式的生活时,才猛然发现孩子在不觉中...长大了...

那种忽然觉得自己原来也很棒的滋味在滋长的时候...当下就决定让自己重生了...

只是...我好像又被不重要的烦扰绊倒了...

是那些一点都不足为奇的阻挠,让我倍感压力重重...

是一些一点也不需要我在意的人事物让我不自觉的频向自己施加压力...

我不知道自己的放开是不是真的可以让自己不带有任何的愧疚与自责...

然...我...真的不开心了...

仿佛...

我又回到了从前...

拼命的自我催眠...

放开...

放下...

所有的在意,其实一点都不需要我在意...

因为我所有的在意,一点都不曾引起他们的在意...

能不能有什么样的力量帮我再次的可以顺利的走出...

甚或...让我可以当头棒喝的开悟...

我想...

我一定要自求多福...

情。爱。恨。

有一种关系,很奇妙。

它可以存在得那么理所当然,不管发生什么事,爱都能发自内心的散发出来...

然,它也可以在一瞬间,一个不小心,一个思维的出入,一个脾气的不能控制,就把这样一个理所当然的挚爱,难得一世的情缘,狠狠地这么粉碎掉,狠狠地这么分割了彼此...即使表面没有任何的异样,但实地里却已是裂痕处处了...

一则极短的简讯,没有问候,没有愧疚,没有感觉,更没有一丝的感情...

一股极冷的感觉冷不防的的就这样的侵入我的心,我想我该早就做好了准备,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是会有这么一股难过涌入...

我想...我没有打算要挽回一些些什么。毕竟,这么多年的伤痕累累,已把我划得近乎什么事都可以没有了任何的所谓...

呵呵,这是沧桑吗?

我想,还不至于吧。

但至少,心里已有 了数...

疼我的人...始终会一直疼我如昔...

伤我的人...呵,我又岂会担心多一遭?

老大说越来越不喜欢看环境写实剧,他讨厌那种尔虞我诈的片断,他讨厌那种互相残害彼此,弄伤对方的剧情...

我却是这般无情的要他接受,要他学习接受...因为那就是生活...一个活生生,残酷得不能再残酷,现实得不能再现实的事实...

心,当然是极为不情愿的要他这么的接受,但这毕竟也是他必须学习的生活...

不是要他学习尔虞我诈,是要他学会防范。

不是要他学习加害于人,是要他学习保护自己,要他学习永远不要表面看待任何的人事物。

或许,我的观点总还是不能避免的不被认同,但我想...我绝对不会让自己有任何机会让任何人设计我...

除非...我脑死了...

除非...我没有了判断的能力...

除非...我忘了我是谁...

于我,任何的感情,友情、爱情、亲情...一并的都需要一辈子的经营...相信我,它必须是一辈子的经营。

若不,稍一不留神,轻轻的就能毁于一旦...而且,近乎没有挽回的余地,若有...充其量,也只能勉强的停留在破镜重圆的阶段...看似修复了,却也如此的能清清楚楚地看得出那永远都不能还原的裂痕...

我其实一直都在学习怎么去处理感情...一直都是。

从以前到现在...因为自己委实处理得非常的糟糕,非常的狼狈。

放不下的...永远是感情...

泪的流下...永远也是感情...

朋友的父亲走了,我在追思礼上让自己坐在最后的一排...因为我知道必定会不能自我的掉些让自己和别人觉得莫名其妙的泪...因为每次的掉泪就好像我真的弄丢了自己的亲人...

有着太多的想象...

想起了妈妈...

想起了四舅...

当然,我也有些不能自己的烦躁起来...

我不懂。

我没有看到任何的不舍。

也没有看到任何的悲伤之情。

我想...我一定是那个罪孽深不可赦且狂妄自大的不得了的人...要不,我的世界怎么都容不下任何的神明...我拒绝让自己相信有神明,拒绝让自己“走火入魔”...

他们都当我是顽固份子...

我很开心的认了。

老大和我一起“见证”场面...

老大一脸的狐疑...

他念念有词的说跟着灵车送走往生者的那一刻不应该是最不舍,最痛心,最悲伤的一刻吗?送四舅离开时,他是痛哭流涕的...我知道他脆弱的小小心灵也真的在那一刻被侵蚀了...

我有一点点的无聊...在想...前天的这一场出殡仪式值得追随流传吗?

不,我不应该问说它是否值得流传的...因为,它必须是自然流露的...它必须是由心而发的...

正如大家对待感情的态度...

正如大家对待待人处世的态度...

呵~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让我有感而发的联想所有...

是情?

是爱?

是恨?

我糊涂了...

2011年5月20日星期五

说不出的一种心情...

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的郁闷,纠缠了我好几天...

很多的不开心一直缠绕着不能将事情轻易放开的我,这样的感觉与心情,很是折腾...

有点麻木,对于所有的一切。

有点心灰意冷,对于周遭的事情。

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事情真的影响了我...

好像每一件事都是,又好像什么事都不是。

又梦到了四舅...

很心痛。

想到了所有的种种。

或许,真的就没有人可以走进我的心,去感受我所有的感受,所以情绪愈加不安,愈加不稳定。

担心、害怕、自责、抱歉、挂虑、思念,还有许许多多言喻不了的情绪,一并的都在这一刻啃噬着我...

忽然觉得自己前方的路很是模糊...

到底是自己不想往前走了,还是自己不敢往前走了...

不知道。

都有吧。

人生...对我来说,一点绚烂的色彩都找不到...

人生...于我而言,很灰...很暗...

呵~我被打倒了。

竟然可以让自己这样的焦头烂额...身心俱伤...

没有打算正视我的健康,或许...这是一种潜在式的逃避行为...

因为...心的伤早已经无法痊愈,身...似乎...

我认。

这是一个超不健康、超不正常的想法...

呵呵...那...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