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9日星期六

这样的一个你...可能吗?

后来才发现...

原来之前对自己所有的责备,的确是苛刻了...

一直以为...也一直认为...自己一直在坚守着这样的一个习惯 ~ 每日必自省己过,是个崇高无尚的美德,也必是个修身养性的好行为,殊不知...却原来是个要不得且近乎自毁的习性。

事情不顺遂时...我自省,认为错的是我。

旁人不开心时...我自省,认为不对的也是我。

他的脸黑,他的不开心,他的烦躁,他的自私,他的幼稚,他的莫名其妙...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不该,都是我的不够体谅,不够体恤,不够包容,不够大方,不够体贴...

我低头了...因为...我认为...我也以为...我真的以为是我错了...

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就算是,可不可以也请你包容我,体谅我,体恤我,甚至是...原谅我...

可能吗?

这样的一个你...可能吗?

2013年6月28日星期五

想回家了

终于...终于会想到要回到这里来看看了...

重返自己家园,竟才发现原来已经阔别了这么这么的久...

除了感慨,仍是感慨...

最初草草建立起的这个属于自己“心”的家园,是企图想要让跌得狼狈不堪的自己有个落脚处疗伤...才发现原来这么些年过去了,伤一直是似有还无...

不,比较正确的说法是...自己并没有有很大的愿意想要让自己把过去忘记,或许...我真的保留了一些我一直都不想忘记的往事...而今,在无法忘却旧伤对我的伤害的同时,新伤却也如此无情的硬把我逼去墙角...

很是无助,我...说好了,答应了不哭了,却...又哭了...

空气里飘来了自己录在手机里的音乐...噢,不是音乐,是我前些日子还蛮抗拒的佛曲...我竟然不自觉的把自己的双手似是合十的放在额头上,蹲在墙边哭了...我真的是这么无助了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好像哭得很累了,由开始的嘶喊...到抽噎...然后到没有声音...只知道自己的眼泪还没有停止...鼻涕好像也还没有收工...

然后...我卷曲在地上...是瘫痪了吗?

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好像很累了,没有力了...

对一直好像没有办法停止的伤害...我...真的只好自求多福了。。。

2013年1月26日星期六

由他,由他,一切由他!

有这么一点点意外。

自己竟然可以这么的沉默...

不,我不是个不能静下来的人,反之...我其实是个很好静的女人。

真正懂我的人,他们都会知道我喜欢一个人静静地...静静的听歌也好,静静地看风景也好,静静地看人...看书...或是静静的一个人想东西...写东西...画东西...甚或是静静的回想过往的一切...

反而是不很懂我的人会觉得我好像一刻也静不下来似的...抑或是总是深怕空气里会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似的...呵呵,是吧是吧...我喜欢他们都这么认为我,说到底...我就是这么一个不太喜欢太多人了解我的人...

这些日子,我好像让自己平息下来很多了。

不再怨,不再恨,不再压抑,不再歇斯底里,不再掉泪,不再伤害自己...
曾经,以为这样会让自己的心理平衡一些些,殊不知...却让自己更加找不到自己...

不是不曾彷徨过,在找不到原来的自己的时候...

不能避免的害怕与担心,总是喜欢伴着夜里的噩梦...齐向我猛攻...

呵~我想...自己好像已经好久都没有这样子从梦中嘶喊而惊醒过来了...

我想...这些日子以来让我获益很多的应该是我看懂、也看清了很多人事物了。

当然...一笑置之是我唯一能做的。

呵呵~加油了,一直在受伤的羊啊...振作点!振作点!

不要强求!不要!因为这样很愚蠢!由他!一切都由他!

好好的爱一下自己,好好的疼一下自己,你绝对值得拥有更好的!




2012年12月16日星期日

请珍惜...当你还有机会的时候...

好一段日子了...

心情像极了天气...

明明就还出着太阳,雨可以就无声无息的就这么悄悄地下了起来...甚或是可以在人们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哗啦哗啦的就下起倾盆大雨起来...

是岁末的关系吗?

节日冷感开始涌现了...

每每到了岁末,尤其是当节日是接踵而来的时候,心...其实...忽悠的不踏实起来...

想了很多...

很多该想与不该想的...

呵呵,明明就知道是一种折腾,却乐得享受。

开始怀疑自己的所设定的局限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如此的宽容妥协了...

呵,是宽容,是妥协吗?

我想...应该不是吧。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不轻易妥协,当我的原则被触犯的时候...

我可以很随和,什么时候都可以,前提必须在不抵触我所坚守的...

食言,失信,信口开河,说到做不到,说一套做一套,不守时...向来都不是我欣赏的...

我无语,不代表我可以接受你挑战我的原则...

无语...只是在想...名单里我该不该除掉你的名字...

我一直在珍惜我该珍惜的,但并不代表你可以在我的生命里为所欲为...

我从来不是一个狠心的人,但也并非信女一个...

不要挑战我,当我还可以语气温和的和你说话...请珍惜。

当我还可以当着不一回事的时候,请不要以为我没有原则。

多花一点时间了解我,如果你不了解我的话...

2012年11月22日星期四

这样子你懂吗?

一个月了...不得不承认时间永远过得比想象的还快。

问我还会想太多吗?

不会。

今天的我,心已冰冷。

所有的一切我都让它随风。

不是不会心痛,也不是没有知觉。

只是不想让自己有任何的机会去牺牲无谓的时间在“无聊”及不能改变的事实上...

他们都说我会一定会超越自己。

我...其实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在什么地方让自己超越,然却知道自己肯定会在心灵上有了更高一层的修成。

所以,我不是不允许你再和我说任何的“废话”了,而是我不会允许自己有机会去听任何的废话了,这样子你懂吗?!

2012年10月17日星期三

但愿如此

所有的一切,就在这样短的一段时间里...面目全非...

心很痛。

然,无从改变。

完全没有了心力。

我想和自己过不去的是我自己,不是别人。

对我来说,这绝对是个考验,而且是一个严峻非常的考验。

面对它,接受它,就会没事了吗?

但愿如此。




2012年8月15日星期三

谢谢...

心,忽然的...好像被上了毒的利器狠狠的捅了进去,拔不出来,很痛...当下,全身麻痹...尤其是手和脚...跟着,全身抖擞了起来,外面的温度明明就很高,但却一下子冷得不受控制的在颤抖...

我想...是那已经抹上的“剧毒”在血液里肆虐了...

忽然有股就快窒息的感觉...

忘了自己这样的状况僵持了多久...只能些许的意识到自己有一种想哭却哭不出来的难耐...

忽然的,感觉到自己平静了下来...在揪着自己胸口的那个当下,才发现...原来...自己能够平静下来是随着胸口后面那颗心的冷却而平静下来的...

给自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整顿一下自己的思绪...

我知道...从这一刻起,我的心...将再也热不起来了...

我从来就很执著...

执著着很多别人一点也不以为然的事情...

以为这样子没有错,原来...我错了,错在我一直的在深深的伤害自己...是的, 原来伤害我的从来就不是别人,而是我,是我自己...

这样很好,真的。

这样的伤害真的很好,我又进步了。

感谢你们...

因为你们,我一直能让自己在跌跌撞撞中成长...

不是答应过自己要跟着清风过日子吗?

不也答应过了自己要和蓝天白云一起遨游吗?

为你们...

我就必然会错过能看到自己可以腾着云儿翩翩起舞的风姿...

为你们...

我必然也会错过能够看到自己可以踩在彩虹桥上昂头挺胸、自信满满、挥洒着心中激荡了很多年的梦想...

我是不是应该觉悟了?

是不是应该我放下所有大家一点都不以为然的执著的时候了...

其实...酝酿了那么多年的梦想从来都不曾放弃过,只是...我想,我是太感性了,太用情了...

呵呵,那么多年以后才知道,感情原来一点都不值钱...充其量,它只不过是一个生活中“必须”存在的词汇,一个用来表示原来人是有“感情”的...

啊哈哈哈...可悲不?

感谢你们了,我所有的爱与恨...

我...向你们叩头了...

谢谢你们让我成长,谢谢你们让我一直的意识到原来我的身体里有一个叫着“心”的东西常常需要我的关心与照顾,谢谢你们让我知道原来可以呵护它、爱它、疼它的人其实就是我自己...不是你们...

谢咯...一直在伤害着我的你们...

2012年7月19日星期四

该死!!!

不知道为什么,回家的路上,忽然的...感觉很失落,很挫败...

应该是一个人,感觉很孤单、很寂寞吧?

是吧,是吧,八成是想太多了...

很想哭...但不允许自己。

不想让自己那么窝囊。

到底哪里不对劲了?为什么总感觉到什么都不对劲?

奇怪!

莫名其妙!

哦,知道了。

是我的问题!

是我的问题!!!

因为我太在意了!

太在意所有的人!

太在意所有的事情!

太在意所有的...

是了,一定是这样。

干别人何事?

关别人何事?

无聊!

透顶!

一件加一件!

一件又一件!

好像开始有点恨了。

又来了!

很久都没有再播下任何仇恨的种子了,怎么又来了?

我好像别无选择,因为...我又狠狠的被骗、被捅了!

活该!

因为我忘记了我所坚持的“教条”,

我说过了我不想,也不可以相信“任何人”,

是的,“任何”人!

超级活该!

超级该死!

该死!该死!

是我该死!

2012年7月9日星期一

有差吗?

被骗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

大家都知道。

讲骗话的人更不可能不知道。

但是, 他就是以为被他骗的人不知道她被他骗。

哦,到底是谁比较可悲?

我想...是讲骗话的人吧?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其实她已经知道他对她讲了骗话。

呵呵,有差吗?

没有。

真的。

一点都没有差。

只是...一段“感情”就因为这样而扣了分,打了折...

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嘿,我在穷紧张什么?

为什么要在意?

学学大家的生活方式吧。

在意个什么劲儿?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唔...我在说我。

为什么要在意别人不在意的事情?

唔?

嘿,你说呢?

虽说朽木不可雕,但...我也不是一直都没有长智慧的。

瞧吧。

在过些时候,看看大家的造化如何比较重要。

加油,加油!

这是修炼。

嘿嘿。

无奈。无言。

身, 若是被灼了,治愈过后或者会留下了伤疤...

心, 若是被灼了, 你说...你会比较介意它的能与否,或是比较留下的难看疤痕?

我想...不会再是难看的疤痕,而是愈不了的伤...

没被灼过的,不懂。

被灼伤的,很无奈。

呵...

无奈。

无言。